广东揭阳公布2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详情:一个3岁一个8岁


自新冠疫情在美国蔓延伊始,检测数据上的遗失、迟滞问题便一直存在。近期,美媒又曝出一个大问题:各州卫生部门几乎没有收集感染新冠病毒的医护人员的数量。

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克里斯托弗·莫里,已经创建了一个医疗系统模型,用以预测新冠疫情的死亡人数,以及各州所需的医院床位、ICU床位,以及呼吸机的数量,但医护人员感染数据的缺乏,却对其模型有着关键影响。

而在此期间,国内大部分地区执行的都是居家隔离政策,也就是说,可能有约168万人,从境外回国,都是居家隔离。

3月27日晚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要求落实入境人员集中隔离。在此前后,北京,广州等各地出台了入境人员集中隔离的政策。

基辛格表示,新冠肺炎疫情对美国政府的“最终测试”将是,联邦政府将如何阻止病毒传播并消灭病毒,同时能够让美国公众保持对于自身治理的信心。

入境人员及控隔离的情况下,为何还是出现了境外关联病例呢?在采取集中隔离政策之前,有多少人从境外来到中国,已经处于居家隔离?

其他国家已开始统计这一数据。例如,西班牙表示,至少有12298名医护人员的检测结果呈阳性,占报告病例总数的14.4%,而意大利也有超一万名医护人员感染,约占总病例的10%,因新冠肺炎去世的医生则已超70人。

不过,仍有居民反映居家隔离落实起来相当有难度。“我回到家后发现,隔壁邻居家被贴了封条,一张A4纸,除了日期,没有其他解释说明。”北京市通州区一位王女士曾告诉记者,因不知详情,就向物业咨询,才得知邻居的女儿于本月9日前往泰国游玩,15日晚上回国。“我觉得社区物业对待境外居家隔离不够重视,完全没有意识到潜在的疫情隐患。”王女士说。

他指出,美国当前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治上有义务在三个领域作出努力:

“国家的团结和繁荣建立在这样的信念上,即国家机构能够预见灾难、阻止其影响并恢复稳定。而当新冠病毒大流行结束时,许多国家机构将被视为失败,”基辛格说,“事实是,世界在新冠肺炎疫情后将永远改变,现在争论已经过去的事,只会让必须做的事情更加困难。”